註意:本站屬於成人級,如果您未滿18歲請速離開,為了您的學業與健康成長,謝謝合作! 在線留言 - E-mail
本站:【免費】 【安全】【無毒】提供妳最好的免費色情片!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其它 < 非洲之旅

非洲之旅
上一篇:替補女友下一篇:越南旅遊

<<這時,在暗淡燈光的飛機倉內,可能不是旅遊旺季,飛機倉內只有十幾人,除了我之外,差不多大多數人已入睡了,坐在窗邊、在我旁邊的潔茹,則戴著眼罩,像死豬一樣呼呼的熟睡著。



<<我戴著耳筒,聽著MP3播放的音樂,合上眼睛休息著,過了很久,仍無法入睡,於是我便張開眼睛。只見坐在我旁邊的四十歲左右的中國胖子,背脊離開椅背,眼睛向著潔茹的方向望著,這時,他仍未發覺我已張開了眼睛,於是我瞇眼斜望,查看這個胖子到底在看什麼。



<<幹!難怪這個胖子看得這麼入神,原來蓋住潔茹身上的毛氈竟退在一旁,加上潔茹今天穿了一件格仔短袖恤衫,前面衫鈕與衫鈕間距離較大,這樣旁邊的人便可輕易窺看到鈕與鈕衫洞下胸前的春光,連我也看到潔茹淺黃色的胸圍,及未被胸圍掩蓋住的潔白乳房!



<<看真點!噢!潔茹下身的牛仔短裙亦移了位,露出了淺黃色的內褲!這時,連我也看得相當興奮!接著我便裝作睡醒搖搖頭,嚇得那胖子立即扭側臉,慢慢站起轉身往後面走,看來他是去洗手間吧!



<<喜歡看別人淩辱老婆的我,便伸手輕輕解開潔茹恤衫領口的兩粒鈕,這樣潔茹白淨的胸脯全暴露出來,而我亦移到後一排沒有人的座位,躺下裝著睡覺,瞇著眼靜待那胖子回來。



<<過了一會,便見到那胖子回來並坐下,只見他躺在座位上沒有任何動作,又過了一會,那胖子將頭轉側,我便立即合上眼睛裝著睡覺,我心裡數了三十秒,便慢慢地睜開眼睛。幹!只見那胖子已坐在我的座位上,側頭向下,應是望著潔茹的胸脯吧!



<<只見他望了很久,仍沒有再進一步的舉動,這時,他便回到他的座位,看來他應是看夠了吧!



<<不久後,便聽到他發出鼻鼾聲,而我亦漸漸地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便聽到擴音器傳來飛機快降落的訊息,於是我便移回座位,扣好安全帶,而潔茹亦已醒過來,拿著雜誌看。



<<到達機場後,我們便乘計程車到酒店check-in,之後便在房間休息一會,接著帶了地圖、水及一些乾糧,便準備去我們第一個景點「好望角」。



<<在check-in時,我們已吩咐服務生幫我們安排一部出租車,到了大堂,服務生便告訴我們大堂門口那輛四驅車便是給我們的出租車。



<<我們走至那輛車旁,一個中年男人滿面笑容走過來,並道:「(英語)您們好!是李先生和李太太嗎?」



<<我道:「(英語)您好!是啊!你是出租車司機嗎!」



<<那男人道:「(英語)是啊!我叫Nic。這幾天是我負責接送兩位的,有什麼要求請隨便吩咐。請上車吧!」接著便打開了後排車門,示意我們上車。



<<潔茹手拿著背包,一個箭步已跨上車了,他媽的!這個潔茹往往就是這麼粗心大意,她竟忘了自己穿的是迷你裙,這樣大動作跨上車,走光是必定的。站在車旁的我,完全可清楚看到裙底下的黃色內褲,同時間,我亦留意到Nic呆滯的表情,似乎他亦看到潔茹裙下的春光!



<<我裝作若無其事,一個跨步已坐進車廂,而Nic亦走回司機位置,開著了引擎,啟程出發。



<<車程約三個半小時,初潔茹被車外的森林及草原景色所吸引,不停地指著車外的景色,不停地說話,我當然在旁應對著啦!



<<過了約二十分鐘,可能車外的景色沒有太大變化,欠缺了新鮮感,令到潔茹慢慢地靜下來。又過了一會,潔茹竟開始打瞌睡,不久後,頭已倚在我的肩膀上並睡著了。這時,我亦非常無聊,不知不覺間亦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便感覺到有人推著我的手臂,並道:「(英語)李先生!快醒來吧!我們到達了!」



<<我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是Nic在叫我,於是我便推醒仍熟睡的潔茹,接著我便下車,而潔茹亦跟著下車。



<<噢!正啊!由於潔茹下車時需俯下上身,再加上恤衫領口較寬,站在她前邊的我,完全可看到領口下那對給淺黃色胸圍承托著潔白的乳房和那條深不可測的乳溝。他媽的!看了後真有少許性衝動。



<<在另一邊的Nic,只見他的視線對準潔茹的領口,臉部露出一副垂涎欲滴的表情,想必他又看到潔茹領口下的春光!這個Nic真是走運,每一次都能看到潔茹的走光!



<<接著潔茹便拉著我走到海邊,拍照及欣賞那一望無際的海景,逗留了很久,看看手錶已是四時半了,應該是時候回酒店了。



<<走到車旁,Nic已站在車旁,一邊開車門、一邊道:「(英語)李先生、李太太,玩得開心嗎?」



<<潔茹道:「(英語)很好玩呀!」然後又是一個跨步,跳了上車。



<<唉!又露出黃色內褲了!得了兩次好處的Nic亦站在有利位置,他媽的!潔茹又給了他一次好處!而我看完黃色內褲後便上車了,Nic亦回到司機位開車回程了。



<<這時已接近黃昏了,車子在高速公路上飛馳,突然,聽到車頭發出「喀……轟……轟……」的怪聲,車身不停地震動。我一手攬著潔茹、一手握住扶手,並道:「(英語)Nic!發生什麼事呀?」



<<Nic緊張道:「(英語)不知道!讓我停車看看!」



<<車子經過一輪左搖右擺後終於停下來,潔茹和我亦舒了一口氣,只見Nic下了車並拉起車頭蓋檢查,過了一會,Nic便再次上車嘗試啟動引擎,試了幾次仍無法將引擎啟動。



<<Nic無奈道:「(英語)車子死火了!讓我找人幫幫忙。」說完便拿起車內的無線電話。



<<Nic不停地按電話上的接鈕,連續幾次將電話放在耳旁,見他臉露緊張的表情,並道:「Shit!(英語)電話也壞了!」



<<聽了他道後,潔茹顯得有少許擔憂,而我也看看我的手提電話,他媽的!由於這裡是偏僻的郊區,根本沒有任何網絡!



<<我緊張道:「(英語)Nic!現在怎麼辦呀?」



<<Nic答道:「(英語)李先生、李太太,放心吧!讓我看看我們現在的位置。」接著便拿了一幅地圖觀看。



<<過了一會,Nic道:「(英語)李先生、李太太,差不多天黑了,我們不能在這裡呆著,若我沒有弄錯,離這裡步行約半個鐘,有一條少數民族村落,我們要趁天未黑前到那裡借宿一晚,然後再想辦法吧!」



<<我聽完Nic的話後,正想和潔茹商量時,只見潔茹望著我,似在說:「老公,你決定吧!」我便道:「(英語)Nic!那我們快些起程吧!」



<<於是,Nic便到車尾箱拿了他的背袋,拿了兩枝獵槍,遞了一枝及幾顆子彈給我,並道:「這裡常常有猛獸出沒的,這個只是以防萬一吧!」接著便對我講解怎樣使用獵槍,然後我們便踏上旅程了。



<<這段路程不算辛苦,一會兒穿過森林,一會兒經過綠草如欣的平地,潔茹一點也不害怕,好像小學生旅行那麼高興,蹦蹦跳跳,弄得胸前兩顆乳房晃上晃下的拋動著,令到我和Nic的眼睛不停地吃著冰淇淋!



<<走了佷久,只見遠處平地密密麻麻有一個又一個的帳篷,看來應是Nic所說的村落了。



<<這時,Nic指著那些帳篷道:「我們到啦!」接著我們加快了腳步走向村落,來到村落。幹!想不到現在仍有這樣落後的村落,成年男女全都只有一塊類似獸皮的東西,用類似繩的東西綁在腰間,用來遮蓋著下體,上身則是赤裸。女的也是這樣,他媽的!有竹筍形、有雞仔包形、有木瓜形、有飛機場的,真是什麼形狀的乳房都有,雖然全都是黑黝黝的皮膚,但也值得一看。



<<我和潔茹用奇怪的眼光望著他們,他們亦用相同的眼光望著我們,他們的眼光尤其集中在潔茹身上,可能他們從未看過這麼白皙、大波又美麗的女人吧!他媽的!只見有幾個年青土人,遮蓋著下體的獸皮微微的隆起!



<<這時,一群年老的土人,其中一個手拿著一枝奇形怪狀的權杖,向我們走過來,其他人均對他行禮,看來這個老人家應是他們的族長吧!



<<那個老土人來到我們的前面,這還是首次我處身在這種情形下,雖然心裡有點害怕,但仍然強撐著。



<<潔茹攬住我的手臂,小聲道:「老公!不會有事吧?」我故作鎮定,拍拍她的手背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那個老土人道:「XY@#%*ZX£%*……」



<<他媽的!真不知他在說什麼!



<<老土人說完後,Nic道:「XY@#%*ZX£%*……」



<<就這樣,兩個人不停地對答著,最後好像說完了,老土人大笑著,並熊抱了Nic一下。



<<Nic轉過身對著我和潔茹道:「(英語)李先生、李太太,沒有問題了!族長非常歡迎我們今晚在這裡住,而且今晚是他們每週都會舉行的慶典,他問我們是否也一起慶祝?」



<<這時,我和潔茹都放下心頭大石,我大膽的走到族長的面前,並道:「OK!No problem!」



<<族長竟答道:「OK! English! Welcome! I know little bit!」接著也熊抱了我一下。



<<Nic在我身後急道:「(英語)李先生!哎~~」



<<我問道:「(英語)Nic,什麼事啊?」



<<Nic欲言又止道:「(英語)哎~~都是沒事啦!」



<<我拉著潔茹去到族長面前道:「She is my wife.」



<<族長想了想道:「Yeah! Wife!」接著也熊抱了潔茹一下。



<<接著族長便對族人說了一大段土話,之後那群土人便大聲叫喊起來,接著便興高彩烈地帶領著我們走進村落裡。



<<我們走到一片很大的空地,空地上已生起了幾個火堆,每個火堆上面還烤著一隻類似豬的動物,發出陣陣的香肉味。這時所有人都圍著火堆,我粗略計算了一下,整個村落的人只有一百二十人左右,但奇怪的是女人的人數比男人多。



<<所有人坐在地上,我、潔茹和Nic坐在族長旁邊,這時,有些土人拿著壺子,把裡面的液體倒在我們前面像杯子的器具內,另外又有一些土人拿著烤完後的動物肉,割開一大塊並放在我們前面像碟子的器具內。



<<分配好飲料和食物後,族長拿著像杯子的器具,站起身大聲講話,當然有是那些我聽不懂的土語。說完後所有人便站便身,大聲歡呼並舉杯暢飲,我、潔茹和Nic見狀,亦站起身舉杯暢飲,和我估計一樣,那些飲料真的是酒,但果味很重。



<<之後,所有人便吃著碟子上的大塊肉,他媽的!真想不到這塊不起眼的肉竟這樣好味!



<<這時,有些土人便走到火堆旁,一個跟一個一邊唱歌、一邊跳起舞來。過了一會,有兩個女土人過來,請我、潔茹和Nic一起出去跳舞,我們三人對望一眼便走出去,學著他們的動作動起來,經過一輪熱身後,我們三人便非常投入,與這些土人玩樂著。



<<就這樣跳了很久,接著便聽到族長大聲說了幾句話,Nic聽後道:「(英語)族長說全部女的應回去休息吧!男的留下繼續飲酒跳舞!」



<<果真所有女土人便離開這個場地,還有兩個女土人示意潔茹跟她們走,我便道:「潔茹,妳先去休息吧!」接著潔茹便拿了背袋跟她們去了。



<<等全部女人走後,所有男人便一邊喝酒、一邊吃肉、一邊唱歌、一邊跳舞,不知多麼爽!這時,Nic拉我到一旁道:「(英語)李先生,你快些到對面山頭帳篷找李太太吧!遲了,我恐怕她會有麻煩!」



<<我仍喝著酒,問道:「(英語)會有什麼麻煩呀?」



<<Nic急道:「(英語)我簡單說給你聽,剛才我正想阻止你和你太太參加這個慶典,但你卻口快快應承了族長。」又續道:「你知道這個是他們留傳下來傳宗接代的慶典嗎?」



<<我奇道:「(英語)那又如何呀?」



<<Nic道:「(英語)唉!所有同意參加慶典的女人,都會安排住在對面山頭的帳篷裡,一人一個帳篷。當完成慶典後,所有男人會跑到對面山頭帳篷,只要帳篷內沒有男人,男人便可進去和她交配,女的不能拒絕,男人可一晚與多個女人交配直至第二天早上結束!」



<<我真是給Nic的話嚇呆了,想不到現在還有這些風俗!急道:「(英語)我現在就去跟族長說退出便可解決!」



<<我正想走時,Nic拉著我說:「(英語)萬萬不可!若任何人阻礙慶典或想中途退出,會被視為對神明不敬,須被推進滿佈毒蛇的洞!」Nic繼續道:「(英語)所以我叫你盡快到李太太的帳篷,整晚不出來,那樣其他男人便不能進去啦!」



<<我聽後心道:『這是不錯的辦法喎!』於是道:「(英語)那我走先了!」



<<Nic道:「(英語)快點吧!他們差不多要行動了!」



<<我便靜靜地繞過場地,用盡喝奶之氣力跑去對面山頭,終於到達了,我喘著氣向前一望,噢!他媽的!整個山頭都是帳篷,哪個才是潔茹的啊?這時,無計可施的我唯有一個又一個地查看。



<<看了六個帳篷後,便聽到場地那邊不停發出叫喊聲,之後便靜下來。我又看了十個帳篷,但仍未找到潔茹,正想看第十一個帳篷時,便見到那些手握長矛的男土人像洪水一樣的湧過來,並一個一個的走進帳篷裡。



<<我哪會猶豫,加緊去查看,但那些土人實在太快了,已超越我走到前面了,接著便開始前後左右都聽到男女做愛的聲音。他媽的!已來不及了,潔茹現在可能已被其中一個男土人強幹著!唉!但我仍繼續努力地尋找著潔茹的帳篷。



<<這時,我正不知查看第幾個帳篷,一看!噢!是潔茹!只見她熟睡在地上,並沒有土人在裡面,我正想走進帳篷時,只見一個人影在我面前經過,方定過神來便見到一個土人已站在我面前,他手舉起長矛,一副凶神惡煞的表情,不知在說什麼。



<<見狀,我便知自己完全沒有可能打贏他,將他趕走,再加上腦內突然被一股喜愛看老婆被淩辱的思緒所支配,我便慢慢退離帳篷入口,那土人亦放鬆下來。退出帳篷的我便急急腳走到帳篷的背後,從縫隙裡利用帳篷內火堆的光亮偷看帳篷裡的情形。



<<只見那土人已脫去身上唯一的擋布,幹!很厲害呀!那土人胯下的東西未發硬已有四吋,而且約有一吋粗,真不敢想像它完全發硬時是什麼模樣!



<<這時,那土人已跪在潔茹身旁,樣子苦惱,雙手像老鼠拉龜似的,不知怎樣下手脫去潔茹身上的衣服。可能是經過整天行程,再加上剛才喝了點酒的關係,潔茹仍大字形的躺在地上熟睡著,沒有察覺到旁邊有一個土人正想對她施暴!



<<那土人經過一輪觀察後,雙手已拿住潔茹胸前領口,只見他突然分從左右向外一扯,便聽到「啪……啪……啪……」鈕扣被扯脫發出的聲音,潔茹的恤衫已被掀到兩邊露出那淺黃色的胸圍!



<<由於用力太大,那土人扯開恤衫的同時,亦把潔茹弄醒了,潔茹睜大眼沒有即時反抗,可能她仍未弄清發生什麼事。這時,土人的右手已握住在潔茹乳溝上胸圍的部份,再猛力向上一扯,「啪」的一聲,胸圍已被扯爛了,並掉在一旁,潔茹失去承托掩蓋的白晢渾圓乳房在不由自主地晃動著。



<<這時潔茹開始反抗,一手掩住自己的乳房,一手想推開正想用手抓她乳房的土人,雙腳不停地踢動著,同時呼叫道:「你在幹什麼?走開呀!救命啊!有沒有人呀?救命啊!」



<<那土人想用手制止潔茹手舞足蹈的掙紮,亦道:「#$@!*£+……」他媽的!不知在說什麼!



<<驚慌並不停地呼救著的潔茹,當然不明白他在說什麼,好在經過一番掙紮,潔茹已逃離土人的魔掌,退到帳篷邊,手拿著土人放在地上的長矛,指嚇著土人道:「你不要過來啊!」



<<土人不知在說什麼,雙手舉起似像投降一樣,沒有進一步的行動。潔茹手顫動著但仍緊拿著長矛,身體慢慢沿著帳篷邊移動,胸前的豪乳亦微微的晃動著,看來潔茹想移動到帳篷出口逃走或找其他人求助,那個土人只看著潔茹移動,並沒有阻止。



<<這時,潔茹距離出口只有三呎,土人仍舉起雙手無任何舉動,亦令潔茹對自己的防禦鬆懈下來,長矛慢慢垂下,而且身體亦移離帳篷邊,開始走向出口,剛好這時身體便背著土人。



<<我心裡罵了句:『幹!』同時潔茹也「啊……」的叫了一聲。



<<他媽的!那個土人的動作真快,只一個跨步已走到潔茹身後,並一手抓住潔茹恤衫的背部,由於恤衫的背部被扯住,潔茹便無法再向前移動。



<<潔茹拚命想向前走,並喊道:「快……放手呀!救命呀……」



<<那土人像釣魚一樣,扯住恤衫慢慢拉潔茹移向他,但由於胸前的鈕扣已完全解開了,這樣拉扯下,恤衫終於脫離了潔茹的手臂。突然失去了拉扯力,潔茹便失去了重心,身體向前一傾,「啪」的一聲,同時聽到「哎呀」一聲,潔茹整個人已摔倒在地上。



<<土人抓緊這個機會,迅速移動到潔茹身旁,雙手抓住潔茹腰間的裙頭,猛力地向下一扯,幹!不只潔茹的迷你裙,連內褲都被扯至潔茹的腳踝上!土人雙手捉住潔茹的腳踝,他媽的!這時我才留意到土人胯下那根雞巴,已完全發硬了,嘩!至少有七吋長、二吋粗,像根青瓜一樣,不停地微微向上抖動著!



<<這時,土人整個人從後壓在仍趴在地上的潔茹身上,並利用他自己的雙腳強行分開了潔茹的雙腳,雙手已移到潔茹的胸膛,任意地又抓、又搓的玩弄著潔茹那兩顆渾圓白晢的乳房。



<<潔茹尖叫道:「救……命呀!放手……呀……走開……走……開呀……」想反轉身,但做不到,雙手想向後推開土人,但又做不到,只有雙腳能擊打到土人的雙腳,但這樣軟弱無力的反抗,完全沒有可能逃離土人的魔掌。



<<這時,土人又說了一些我聽不懂的話,接著伸出舌頭不停地舔著潔茹的耳背和粉頸,舔完左邊、舔右邊,弄得潔茹的頸部全是他的口水!我看得興奮之餘,亦感到很意外,想不到這些土人竟然也懂得這些性愛前奏功夫!



<<土人的左手仍搓揉著潔茹左邊的乳房,原本在潔茹右邊乳房的右手已向下移動,並到達了潔茹雙腳盡頭的肉穴上。這時,潔茹「啊」的大叫一聲,並急道:「不……不要……呀……救命呀!快……放……開……我……」



<<土人又再說了幾句話,雙手、嘴巴和舌頭仍繼續在潔茹身上活動著。由於土人的屁股完全擋住我的視線,使我無法看到他的手怎樣玩弄潔茹的肉穴。



<<只見土人在潔茹下體的手,活動的頻率不停加快,潔茹仍不停地重複剛才呼救的說話,但字與字之間明顯地多了些「喔」、「呀」、「啊」的字眼,而且呼吸亦較剛才沈重,雖然一臉痛苦的表情,但身體掙紮、擺動的動作,明顯地減少了,這可能是肉穴受到刺激所帶來的身理自然反應吧!



<<過了不久,那土人的手部動作停止了,潔茹臉部的痛苦表情亦舒緩了,接著便見到土人將屁股提高,再很快地向下一壓,接著便聽到潔茹「喔……」的慘叫一聲,然後拚命地擺動屁股,急道:「啊……快……拔出來……呀……呀……不要……呀……救……救命呀……救命呀……」同時雙手雙腳不停地擺動,但始終被土人壓住動彈不得。



<<他媽的!聽到潔茹的話後,我才知道潔茹的肉穴已被土人胯下那根巨棒攻進去了!



<<土人說了幾句土話後,開始一高一低的抽插著潔茹的肉穴,雙手又再次移到潔茹的胸膛,一邊搓揉著乳房、一邊幹著潔茹的肉穴,撞擊屁股發出「啪啪」的聲音。同時間潔茹一臉辛苦的表情,呼叫道:「喔……喔……不……喔……不要喔……啊……啊……停……喔……停呀……救……啊……啊……喔……救……命呀……」手腳仍有些微的掙紮動作。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土人抽插潔茹肉穴的頻率並沒有減慢的跡像,相反,潔茹身體的掙紮動作卻越來越小。這也難怪,經過一輪掙紮,弱不禁風的潔茹體力已差不多耗盡,再加上肉穴已被土人粗大的肉棒攻陷,並受到不停的衝刺,抵抗的意識已差不多磨滅了。



<<除了我外,可能土人亦意識到潔茹已漸漸放棄抵抗,土人再抽插了潔茹的肉穴一會後,便拔出肉棒,只見肉棒表面全沾滿了潔茹肉穴分泌出來的淫液,而潔茹則仍伏在地上,閉上眼睛、嘴巴半開半合的喘息著。



<<土人仍跪在潔茹雙腳之間,俯身向前,雙手捉住潔茹的纖腰,並將它拉起,使到潔茹的上半身仍伏在地上,雙腳彎曲、膝蓋跪在地上,屁股擡高,肉穴好像向土人的肉棒示意:「快進來吧!」而潔茹則沒有絲毫反抗的舉動,任由土人擺佈,看來潔茹真的已完全失去抵抗的意志了。



<<這時,土人一手抓住自己的肉棒,一手按在潔茹雪白的屁股上,對準並抵在潔茹的肉穴入口,再向前慢慢挺進……他媽的!只見土人的肉棒,逐漸由七吋、五吋、三吋、一吋,到最後整根插進潔茹的肉穴裡,而潔茹則只能搖著頭,低聲的「喔……」嗚叫。



<<土人並沒有理會到潔茹的感受,雙手捉住潔茹的屁股,前後、前後地開始新一輪的抽插舉動。他媽的!七吋長的肉棒不停地幹進潔茹的小穴裡,帳篷內只能聽到「啪……啪……啪……」土人下體撞擊潔茹屁股的聲音,及「啊……喔……唔……」潔茹痛苦呻吟的叫聲。



<<帳篷外的我雖然看得相當興奮,但亦希望土人不會弄傷我深愛的潔茹,畢竟潔茹的小穴,從來未嚐過這麼粗、這麼長的肉棒!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這時,土人又抽出自己的肉棒,將全身軟弱無力、只會喘息著的潔茹的身體反轉,使她仰臥在地上,然後再蹲在潔茹雙腳之間,雙手擡高潔茹的雙腳,放在他的肩膀上,再握著他的肉棒,瞄準潔茹的肉穴,向前狠狠地一壓。



<<「唧……」的一聲水響,伴隨著潔茹「喔~~」的一聲長嗚,他媽的!土人又將肉棒插進潔茹的肉穴裡,並開始像打樁機一樣,出盡全身力氣一下一下的幹著潔茹的肉穴。而潔茹則一手放在自己緊皺的眉頭上、一手抵在土人的小腹上,「啊……喔……嗚……嗯……」的痛苦呻吟著。



<<土人一邊舔著潔茹的腳趾,一邊狂搓猛揉潔茹那晃動著的乳房,不停地前後前後的動著,只見他的速度不斷加快、力度不斷加強,在他胯下的潔茹亦因應著土人抽插的節奏,不停「啊……喔……嗚……嗯……」的叫著。



<<又過了一會,不斷抽插著潔茹肉穴的土人,突然用下體狠狠地壓著潔茹的陰部,雙手狂抓著潔茹的奶子,同時潔茹亦「喔……喔……不……快……拔出……啊……」的大喊著,眉頭緊皺,四肢像抽筋一樣繃直。而土人的屁股則再顫動了數下,然後便全身乏力的趴倒在潔茹身上,帳篷內只能聽到兩人急促的呼吸聲。



<<噢!看著的我差點也射了出來。照這樣看來,土人已將他的精液射進潔茹的肉穴內了!



<<那土人完事後,便拔出他的肉棒,然後愛不釋手地玩弄了潔茹雪白的奶子一會,之後拾回他的長茅及那塊用來掩蓋下體的獸皮,再走向帳篷的入口。



<<潔茹則臥在地上,閉著眼睛大口大口地喘息著,並沒有理會他,只見潔茹肉穴的雙唇全都濕淋淋,也分不清到底是她的淫水,還是土人留下的精液。



<<當我再望向那個土人時,發覺他望著帳篷的入口,噢!真的嚇我一跳,另一個土人已站在入口。他媽的!他胯下的獸皮早已脫掉了,那根接近八吋長的肉棒像一條黑色的青瓜,早已處於戰鬥狀態。



<<那個剛完事的土人在入口不知對另一個土人說了些什麼,只見他不斷地舉起大拇指,似乎在稱讚被他幹了的潔茹是怎樣怎樣的正點!然後便離開了。



<<轉眼間,這個新丁土人已一個箭步走到潔茹分開的雙腳之間。不好了!只見潔茹仍閉著眼睛喘息著,並未察覺得到自己將又再次被另一個土人幹了!我看著感到相當矛盾,既看得興奮,但又感到少許難過。



<<這刻土人雙手已抓住了潔茹的小腿,並把它擡高,使潔茹的雙腳形狀像一個倒轉了的W字。此時,潔茹亦已發現蹲在她雙腳之間的土人,驚叫道:「你……你……快放開我,不要……走開呀!」



<<就在潔茹開始擺動雙腳想掙脫土人的手時,那土人的屁股極速的向前一挺,由於潔茹的肉穴充滿了淫液和剛才那個土人的精液,整根肉棒輕易地便插進潔茹的肉穴裡。潔茹立即像被電擊一樣,全身僵硬,「嗯~~」的拉長叫了一聲,手腳本來想反抗的舉動完全停止了。



<<接著那土人便握住潔茹的小腿,屁股前後、前後地擺動著,開始抽插著潔茹的肉穴。這時潔茹胸口兩團渾圓的乳房,也隨著土人的抽插動作不停地晃動著。



<<土人不停地抽動著,不時還用手推開潔茹想反抗的雙手,並又搓又抓的玩弄著潔茹晃動的乳房,每搓揉一下,潔茹就發出低沈的尖叫聲,帳篷內充斥著潔茹發出的「啊……喔……嗯……」呻吟聲,這時連我聽了,也分不清潔茹現在是感到痛苦還是興奮。



<<就這樣,土人維持了這個男上女下姿勢很久,而我亦看得相當興奮。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嚇了我一跳!我緊張地側頭一看,哦,原來是阿Nic。只見他的眼睛像發光一樣死死地盯著躺在地上的潔茹,並道:「(英語)唉!李先生,真抱歉!你還是來遲了。」



<<我沒有回答,只是報以苦惱的表情。



<<見狀他續道:「(英語)李先生,不要難過吧!反正已成事實了,不如收拾心情,找一兩個土女來狠狠地幹她一場吧!」



<<我裝作非常傷心的說道:「(英語)唉!還是你說得對。你先去,我隨後便來。噢!請你緊記明天裝作不知道今晚發生的事情吧!」



<<Nic道:「(英語)當然啦!」接著他便離開了。



<<這時我再望進帳蓬裡,手掏出我那根早已興奮不已的肉棒,不停地套弄著。只見土人雙手狂抓住潔茹的乳房,屁股像裝了馬達一樣,迅速不停地抽插著潔茹的肉穴,弄得潔茹不停「噢……嗚……哦……不……呀……停……」的叫著。



<<突然,土人大叫了一聲,全身像痙攣一樣,下體死死地壓住潔茹的肉穴,同時潔茹亦「噢」的低鳴長叫著。接著土人的下體再動了數下便趴倒在潔茹身上,雙手仍輕搓著潔茹的乳房,兩人不停地喘息。



<<他媽的!見那土人將精液射進潔茹的肉穴時,我也忍不了,噢!我的精液亦全射到帳蓬上。



<<過了一會,那土人便爬起身,像警察搜查賊人一樣,雙手不停在潔茹雪白的身軀上遊走,尤其是胸前那對潔白渾圓的乳房。潔茹被兩個土人幹完後,躺在地上像死屍一樣,完完全全失去了抵抗的意志和能力,任由土人烏黑黑的手為所欲為。



<<那土人過足手癮後便揚長而去,「他媽的!他媽的!他媽的!」罵完後的我才發現到,剛才週圍傳來男女做愛的聲音,現在已聽不見了,現在聽到的只有草原上昆蟲和動物發出來的叫聲,看來那些土人已發洩完他們的性慾了。再看看腕上的手錶,噢!已是四點鐘了!



<<這時潔茹竟爬起身,從背包裡拿了一條小手巾,背著我一邊哭著,一邊似在清理著自己的下體,然後再從背包裡拿出一件T恤穿上,再穿回短裙,退到帳蓬的一角,躺在地上飲泣著。



<<不知過了多久,潔茹停止了飲泣,咦?看來她應是因太過勞累,不知不覺間便睡著了。



<<我再等候了一會,見潔茹仍是躺在地上,沒有任何動靜,於是我便走進帳蓬裡,輕輕的躺在另一邊,不知不覺間也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到有人拍打我的臉,我慢慢睜開眼睛,便見到潔茹跪在我的面前並說:「老公啊,快點起來吧!Nic剛才過來說,接載我們的車已來到村口了!」



<<我道:「噢!這麼早?」伸了懶腰便起身了,續道:「昨晚喝醉了,想必是給人擡到這兒了。」



<<潔茹臉色一沈,答道:「對呀!昨晚怎樣叫你,你都沒有反應。」之後便轉身拿自己的背包。



<<我當然知道潔茹臉色一沈的原因,看著潔茹彎下身,便趁此良機從後將潔茹抱入懷中,雙手隔著潔茹的衣服肆意地搓揉著她那雙豐滿的乳房,下體不停地磨擦著潔茹的屁股。



<<他媽的!潔茹竟沒有穿上胸圍,我這才想起潔茹的胸圍昨晚已給那個土人扯爛了。雖然隔著潔茹的T恤及外套,但手指頭仍可感覺到潔茹那兩粒漸漸硬起來的乳頭,他媽的!真爽!



<<潔茹一邊象徵性地掙紮,一邊說道:「唔……老公……不要搞人家啦!很癢啊!」



<<這時我正想掀起潔茹的短裙,伸手探索她的三角地帶,便聽到後面有人發出「唔……唔……」的聲音。知道有人進來,我只有放開懷內的潔茹,轉身看看究竟是哪個混蛋阻手阻腳,他媽的!原來是阿Nic!



<<Nic道:「(英語)對不起!我過來看看你們是否可以起行了。」



<<我道:「(英語)可以了。」



<<於是我和潔茹便跟著Nic離開,那些土人還在車旁歡送我們。潔茹可能仍受到昨晚經歷所影響,全程都躲在我的背後,似在避免再次接觸這些土人,免得勾起她痛苦的記憶。接著,Nic便駕車送我們回酒店了。



<<往後數天,我和潔茹便如常四處遊覽,而潔茹亦玩得非常開心,好像已忘了那晚的事情了。



<<這天我和潔茹如常地出外遊覽,潔茹的手提電話突然響起,潔茹便按接聽按鈕,和對方通話。



<<大家猜猜潔茹和什麼人通話?看來大家未必猜得到,但我卻知道,讓我告訴大家吧!



<<和潔茹通話的是May姐。其實是這樣的:明天是我和潔茹的結婚紀念日,我一早已串通好May姐,叫她來電故作有急事,差使我到別的地方辦事,然後待今晚潔茹不在酒店時,例如外出晚飯,我便可在酒店房間佈置好一切,給她一個驚喜。



<<正如我所料,潔茹知道我要到別的地方辦事,一臉失望的表情。而我則說明天一定回來陪她,接著便去預備今晚的物品,潔茹則乘計住程車回酒店了。



<<我口袋裡袋著鑽戒,手拿著蛋糕、紅酒和鮮花,躲在酒店房走廊的一角,等待著潔茹離開房間外出晚飯。剛好這時酒店房門打開,便見到潔茹出來,再走向升降機,應是出外吃晚飯吧!



<<當我肯定她離開後,便走進酒店房間安排好一切,靜待潔茹回來。



<<我坐在沙發很不耐煩地看看手錶,噢!已是九時了,潔茹到底去了哪裡啊?外出差不多兩小時了!就在此時聽到有人開門的聲音,看來應是潔茹回來了,於是我便急忙躲進衣櫃裡,待潔茹進來時給她一個驚喜。



<<接著便聽到房門打開,燈亮起,有人走進房間,當我正想推開衣櫃時,竟聽到一把男聲道:「(英語)快關門吧!」另一把男聲道:「(英語)好吧!那你扶她進去。」



<<這時就從衣櫃門的隙縫看到一個黑人扶著跌跌撞撞的潔茹走進房間,接著便看到另一個男人也走進來,噢!竟是Nic!



<<扶著潔茹的男人將潔茹推倒在床上,並道:「(英語)Nic,你不怕她老公回來嗎?」



<<只見潔茹躺在床上手舞足蹈,滿臉通紅,並道:「(英語)Nic!我們再喝,來……再喝!」他媽的!一看便知潔茹已喝醉了。



<<Nic走到床邊道:「(英語)Jack,放心吧!剛才我已探聽清楚,她老公要明天才回來,今晚我們兩兄弟可盡情享受嘍!哈哈哈……」



<<兩人對笑了一會,便俯身開始脫下潔茹身上的衣服,潔茹喊道:「不要……你……」同時想用手阻止兩人的舉動,看來潔茹雖然喝醉了,仍有絲毫感覺,想作出反抗。



<<躲在衣櫃裡的我起初還想推門出去阻止他們,但當看著潔茹身上的外衣、短裙、T恤、胸圍、內褲,一一被脫下,一股莫明興奮的感覺隨即傳來,阻止了我的舉動。



<<這時,潔茹已全裸的躺在床上,兩人一左一右,手口並用地玩弄著潔茹胸前兩個渾圓的乳房,並開始脫去自己身上的衣服,房間內除了潔茹有氣無力的反抗聲外,便是兩人吸吮著潔茹乳房發出的「雪……雪……」聲音。



<<Nic慢慢地向下吻著,雙手推開潔茹的雙腳,開始用嘴巴和舌頭舔弄著潔茹的肉穴。Jack亦配合著Nic的舉動,一手抓住潔茹掙紮著的雙手,張腿跨在潔茹的面前,並握住他那根半軟半硬的肉棒不停地在潔茹的嘴唇中撩動著。



<<正當潔茹想叫「停……呀……」,就因這個「呀」字,潔茹的嘴巴張開了,他媽的!Jack趁這機會已將肉棒塞進潔茹的口裡。他媽的!這個Jack竟當潔茹的口是肉穴,開始擺動屁股,抽插著潔茹的口。



<<這時,潔茹被兩人上下夾擊下,既無力抵抗,只能不停發出「嗚……唔……嗚……唔……」的叫聲。



<<過了一會,受到潔茹的小嘴刺激,Jack的肉棒已漲大,他媽的!足足有八吋長,而且非常粗。



<<兩人此刻竟爬起身,Jack抓住潔茹上身,而Nic卻抱住潔茹的下身將她反轉,像母狗一樣趴在床上,兩人再互換位置,Nic仰臥在床上,Jack則蹲在潔茹的屁股後,低下頭從下往上一下一下的像吃冰棒一樣,用舌頭舔弄著潔茹的肉穴。



<<Nic亦一手扯著潔茹的頭髮,一手握住他那已有八成硬的肉棒,趁潔茹呼喊張開嘴巴時便塞進她的口裡,像之前Jack一樣開始抽插著潔茹的嘴巴,潔茹只能也發出「唔……嗚……」的叫聲。



<<不知過了多久,Jack挺起上身,左手按住潔茹雪白的屁股,右手握住他的肉棒對準潔茹的肉穴,「唧」一聲,潔茹亦「嗚~~」的長叫一聲,Jack那根又粗又長的肉棒已鑽進潔茹的肉穴裡。



<<Jack嘆道:「(英語)Nic,想不到這個人妻的肉穴這麼緊,哈哈!想必是她老公很小幹她吧!」一邊說,一邊前後、前後地抽插著潔茹的肉穴。



<<幹他娘!淫人老婆,還說這些髒話,聽著的我真為之氣結,若不是看得正興起,真想衝出去打他兩拳!



<<Nic一邊扶著半醉半醒潔茹的頭,一邊套弄著自己的肉捧,罵道:「(英語)你的口真賤!幹了人家老婆,還說這些髒話,會有報應的,小心你老婆也被人幹呀!」



<<Jack一邊抽插、一邊喘著氣答道:「(英語)我老婆也被誰幹啊?那人是指你嗎?哈哈……」兩人大笑起來。



<<潔茹也不知是醉還是醒,全身沒有力氣,不停「喔……唔……噢……」的叫著,任由兩個傢夥插弄著她上下的小洞,胸前垂下的兩個乳房,隨著Jack抽插的動作不停地擺動著。



<<這時Jack伸手向前,不停地搓揉著潔茹的乳房,接著雙手拉起潔茹的雙手,又開始一下又一下地抽插著潔茹的肉穴。



<<由於Jack的舉動令到潔茹的上身向上昂起,Nic的肉棒亦失去了潔茹的小嘴服侍,唯有站起身,再次將肉棒抽進潔茹的口裡,兩人很有節奏地我進、你退,我退、你進,繼續幹著潔茹。



<<可憐潔茹被兩根又粗又長的肉棒幹著,最可惡是Nic,潔茹的口明顯沒有可能容納得下他的大肉棒,但每次他都想將肉棒全根塞進去,弄得潔茹的嘴角不停地滲出口水,兩眼也差不多反白了。



<<只見Jack狠狠地插了十數下,雙手仍拉住潔茹的雙手向後躺下,變成男下女上的姿勢。由於潔茹全身無力,正想倒下之際,Nic一個箭步從旁扶著潔茹,令到潔茹穩坐在Jack的下體上。



<<Nic扶著潔茹的同時,伸手不停地搓揉著潔茹的雙乳;Jack亦曲起雙腳,利用腰力和腳力開始挺上挺下地又再一次抽插著潔茹的肉穴。



<<只見潔茹仍有少許知覺,眼睛瞇成一線,胸前兩個乳房被Nic用力又抓又搓,不停「喔……呀……唔……」叫著,Jack每頂一下,潔茹就尖叫一聲。



<<又過了很久,Jack便將潔茹推往一旁,使潔茹仰臥在床上,用手分開潔茹的雙腳,再蹲在潔茹的肉穴前,用手扶著他那根濕淋淋的肉穴,將龜頭抵在肉穴的入口。



<<他媽的!Jack的屁股只輕輕的向前一挺,又把肉棒插進潔茹的肉穴裡。接著他雙手按在床上,開始拚命地抽插著潔茹的肉穴,弄得潔茹不停地叫著,兩個乳房也不停地晃動。



<<Nic則走到潔茹的腦袋旁,握著他的肉棒在潔茹輕叫著的雙唇上不停地磨擦著。他媽的!Nic不時還握著他的肉棒去拍打潔茹的臉蛋兒,手還出力地狂抓著潔茹的乳房,幸而潔茹已差不多失去知覺了,否則真是痛不欲生。



<<只見Jack開始猛烈地插著潔茹的肉穴,不但快,每一下都力發千鈞地壓在潔茹的肉穴上,潔茹叫聲的節奏也開始快起來,房間內只能聽到「啪!喔……啪!呀……啪!喔……啪!呀……」的聲音。



<<突然便見到Jack全身顫抖,他和潔茹同時「啊」的大叫一聲,Jack下身再抖動了幾下,接著便倒後坐下,只見Jack的肉棒頂端仍殘留了少許白色的液體。幹!想必是Jack已達到高潮,還把他那些熱辣辣的精液全射進潔茹的肉穴裡。



<<Nic見Jack完事,便急急走到剛才Jack的位置,而Jack也移到剛才Nic的位置。看來Nic已憋了很久,二話不說便擡起潔茹的雙腳,手握住他的肉棒瞄準潔茹的肉穴,屁股向前一挺,隨著潔茹「喔」的悶叫了一聲,她的肉穴又再一次被其他男人插進去了。



<<只見Nic擡住潔茹的雙腳,不停地、瘋狂地扭動腰肢,抽插著潔茹被幹得一塌糊塗的肉穴,胸前兩團晃動著的乳房亦給Jack的雙手不停地搓揉著,半醉半醒的潔茹只能不斷地「喔……呀……啊……」的低聲叫著。



<<就這樣過了約十分鐘左右,Nic抽插潔茹肉穴的速度不斷地加快,每一下抽進潔茹肉穴的力度也不斷加強,潔茹的呻吟叫聲亦開始急促。



<<突然,潔茹「喔~~」的長叫一聲,同時Nic的屁股重重地向前一挺,昂頭長舒了一口氣,屁股抖動幾下,看來Nic已達到高潮,將他那些白漿全數灌進潔茹肉穴裡。



<<這時看著的我,除了感覺非常興奮外,也感到相當辛苦,因為我胯下的「小李」真的漲大到差不多能把牛仔褲頂穿!



<<接著兩條黑鬼竟一起躺在床上,與潔茹四腳,噢!應是六手六腳互相糾纏,竟慢慢的睡著了,房間裡除了三人的呼吸聲外,再沒有其它聲音了。



<<不知過了多久,在衣櫃裡的我也不知不覺睡著了。



<<「灑……灑……灑……」、「喔……嗚嗚……呀……啊……喔……嗚嗚……呀……啊……」這時我迷迷糊糊地被這些聲音弄醒。



<<我慢慢地睜開眼睛,耳邊仍然不斷轉來「灑……灑……灑……」、「喔……不……嗚……不……呀……啊……不……喔……嗚……呀……啊……」的聲音,從衣櫃裡偷望的我,發現剛才在床上躺著的潔茹、Nic及Jack已不見了。



<<這時便聽Nic的聲音,他道:「(英語)他媽的!還要反抗!」,「啪」的一聲,Nic再道:「(英語)剛才已幫我含過了啦!快含住!否則我便告訴李先生,當晚妳和那些土人幹過的事情!」



<<接著便聽到潔茹「喔……嗚……呀……啊……喔……嗚……呀……啊……」的叫聲。



<<Nic道:「(英語)嗯,乖啦!噢……對了,含深一些……好味吧?噢!爽呀!」



<<Jack喘著氣道:「(英語)噢!真緊!幹了三次仍是這麼緊!插死妳!騷貨,插死妳!爽吧?」



<<開始清醒過來的我看看手錶,時間已是清晨的五點半了,並已猜到Nic及Jack在浴室裡又再一次幹著潔茹,而且在這段期間內,這兩個黑鬼竟有這樣的精力,一口氣幹了潔茹三次!



<<正當我猶豫是否應走出衣櫃去偷看他們時,便聽到潔茹的叫聲突然變得猛烈起來,同時Jack大叫道:「(英語)噢!受不了了!噢……射死妳!噢……射死妳!噢……」



<<他媽的!這個Jack又再次將精液射進潔茹的肉穴了!



<<平靜了一會,潔茹又開始「喔……嗚……呀……啊……喔……嗚……呀……啊……」的叫著,看來Nic已取代Jack,再次幹著我的潔茹!



<<聽著感到興奮的我雖然想走到浴室去看潔茹被強姦的情景,但又怕給他們發覺,只有用耳朵聽著潔茹被強姦發出來的叫聲。接下來,只能聽到潔茹「喔……嗚……呀……啊……喔……嗚……呀……啊……」的叫聲。



<<這樣維持了不知多久,便聽到潔茹的呻吟聲開始加劇,接著Nic大叫道:「(英語)噢!噢……噢……」接著只聽到浴室噴頭的水聲,看來潔茹的肉穴又給Nic的精液灌進去了!



<<又過了一會,便聽到Nic道:「(英語)李太太,爽不爽呀?哈哈……如果想再爽多次,記得找我兩兄弟呀!哈哈……」接著便見到兩人走出來,用毛巾抹乾濕淋淋的身軀,穿回他們的衣服,二話不說便走向房門口,「砰」的一聲,看來這兩個黑鬼已離開了。



<<又過了一會,便見到滿臉愁容赤裸的潔茹走到床邊,全身乏力的伏在床上開始飲泣起來。



<<就這樣過了十分鐘左右,便聽到潔茹的鼻鼾聲,而在衣櫃裡的我亦趁這個時機,靜靜地離開房間。



<<第二天下午,我裝作公幹回來,而潔茹雖然滿臉笑容地迎接我,但我仍可察覺到她眉宇之間流露出少許悲傷,幸而餘下的幾天,我感覺到潔茹已慢慢地拋開了被兩個黑鬼強姦所帶來的傷痛。最後兩天她竟然還主動要我幹她,而且每晚兩次,弄得我差不多連上飛機的腳力也沒有!
上一篇:替補女友下一篇:越南旅遊